不回家的春节:过年回家团聚何以成负担?

时间:2019-03-21 21:19 作者:http://www.ouraudi.c 点击:

  【编者按】

  关于春节,你知道多少?

  站在以秒速变化的2019年初,我们问出一个“老套”的问题。很多人知道,春节有名目繁多的礼仪和习俗,有吃不完的饭局和推不掉的聚会,有因此产生的怀旧感和社交尴尬……

  然而你知道吗?春节不单是个节日,它还蕴含着社会变迁、经济发展,以及你所带来的每一个微小的变化。2019年2月4日起,中新网推出系列策划《春节知否》,力图通过你我之于春节的点滴变化,勾勒中国社会图景的巨幅变迁。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9日电 题:【春节知否】不回家的春节:过年回家团聚何以成负担?

  作者:杨雨奇

  春节期间,不少人拖着行李踏上归程,与亲朋好友在家乡欢聚一堂,但也有很多人没有返乡团聚。有人恐惧于年夜饭桌上的亲友“催婚”、有人厌倦于家乡聚会的酒肉应酬、更有人为了让家人过个好年,宁愿留在异乡继续工作,只求把更多工资寄回家中……

  “亲朋的关心,让我恐惧团圆”

  今年45岁的袁岳,自15年前离异后,被催婚就成了他的日常。在亲朋好友眼中,再婚才应该是他生活的头等大事。

  对于在北京工作的袁岳而言,由于平日不在老家杭州,家人也就无法当面催婚。但每到春节团圆时分,袁岳心里就泛起嘀咕:“一到家,不是父母亲友催婚、就是一天两次的相亲,甚至连同学会都开成了我的相亲会。”

  为了躲避家乡亲友的轮番催婚,袁岳已有5年时间没有回家吃过团圆饭。今年春节,袁岳依旧不回家过年,而是早早定好了飞往海南的机票,独自一人开启了春节旅程。

  “虽然不想回家被催婚,但春节一个人在外,依然牵挂父母。”袁岳说,一年一度的春节本该是每家每户团圆的大日子。但出于对相亲、催婚的恐惧,袁岳不得不在团圆之夜逃离家乡,只把备好的年货寄回家中。

  袁岳知道,每当把不回家的决定诉父母时,爸妈都很失望。“可是没有办法,催婚已经成了我整个春节的主题。而亲朋的关心,让我很恐惧回家。”

  和袁岳一样,因为“恐归”选择春节不返乡的,还有19岁的广州女孩儿程冰冰。正在北京读大二的她,独自一人在学校度过了2019年春节。

  对爸妈严苛管教的恐惧,是程冰冰春节不回家的原因。

  2018年春节,帮着母亲准备年夜饭的程冰冰,因为一盆青菜没洗干净,就和父母争吵起来。

  “爸妈脾气上来,不会因为逢年过节就作罢。”在程冰冰的成长过程中,她已记不清父母春节期间闹过多少矛盾,吵过多少架。而每次争执的原因,不过是一道炒咸的菜,或一个没洗干净的碗。

  在程冰冰眼里,回家更意味着失去自由——严格的起床睡觉时间、规定好的玩手机次数、甚至每天的衣服穿搭,都得服从父母安排。

  除了父母,每逢过年亲戚挑剔的语言也是程冰冰“恐归”的原因之一。正在大学读表演专业的她,每逢春节面对亲戚最多的“关心”,便是对她前程的质问:“学表演能干什么?难道你要做明星?”

  面对亲属的“一问到底”,程冰冰不知如何应对:“或许他们是真的关心,但我还是不知怎么回答。”

  “比起回家 ,把工资寄回去更重要”

  有人因为“恐归”不敢回家,也有人一心想家,却无法踏上归程。这其中,就有在北京盒马鲜生从事快递工作的刘福龙。

  今年39岁的刘福龙,是两个女儿的爸爸。2016年5月,大女儿步入初中时,刘福龙便携妻子从黑龙江到北京务工。如今,夫妻二人已干了三年的快递工作。

  “自从来了北京,就再没回家过年。”对刘福龙来说,两个女儿的学费,双方父母的生活费,都成了压在夫妻二人肩上的重担。

  “团圆什么时候都行,但如果春节留京送件,能挣到比平日更多的钱。”

  工作经验告诉刘福龙,春节送货不仅配送费会上浮,配送量也会大幅提高。在这样的“诱惑”下,2019年春节,刘福龙夫妇依旧选择不回家过年。

  实际上,和刘福龙一样选择春节不回家,留京送货的快递员并不在少数。据盒马鲜生物流管理员高梦思介绍,仅在盒马鲜生十里堡店的一百多名快递员中,今年春节不回家的,就有半数以上。

  尽管知道挣钱补贴家用的重要性,但是在视频连线中看到孩子失望的表情,刘福龙的心里也忍不住难过。

  腊月23日是刘福龙小女儿的生日。这一天,刘福龙把不回家过年的消息告诉了两个孩子。刘福龙看的出,视频对面,两个孩子的眼里藏着泪水。小女儿告诉爸妈:“比起收到寄回家的礼物,我们更想吃一顿爸妈亲手做的年夜饭”。

  听到孩子们的心声,刘福龙夫妇暗下决心,明年春节一定回家,陪爸妈和孩子好好过一个团圆年。

  “扛不住家乡应酬,我们度假过春节”

  对于2018年刚领结婚证的陈筱夫妇而言,去谁家过年是两人2019年春节最大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