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营市地税局原党组成员翟宝山严重违纪违法案

时间:2019-03-30 05:27 作者:http://www.ouraudi.c 点击:

  落马官员贪腐金额超千万 最多时一天参加五个饭局

  两年饭局近千场 贪腐金额超千万 ——山东省东营市地税局原党组成员、稽查局原局长翟宝山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翟宝山,1963年4月生人,曾任山东省广饶县地税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广饶县地税局党组书记、局长,东营市地税局油田分局局长,东营市地税局党组成员、稽查局局长。

  2017年7月,翟宝山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东营市纪委立案审查;2017年9月,被开除党籍;2017年11月被开除公职。

  捞钱——

  肆无忌惮滥用手中权力

  翟宝山说,反思自己的前半生,可以用一个“捞”字来概括,在自己工作的几十年时间里,有一半时间跟捞钱有关。的确如此,为了捞钱,他把手中的权力发挥到了极致。经查,2005年7月至2017年3月,翟宝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钱款近500万元,接受各类礼金、消费卡300余万元;另有不能说明来源资金500余万元。

  翟宝山的身边,聚集了一帮经商搞企业的“朋友”,他们经常凑在一起吃饭、打牌,谈论的也是如何钻政策空子赚钱。“近墨者黑。”久而久之,翟宝山也熏染上了铜臭气,不知不觉萌生出捞钱发财的贪念。怎么捞钱?他盯上了胜利油田这块“大蛋糕”。由于身居东营市地税局油田分局局长之职,手握税收大权,辖区内的单位都要敬他三分。翟宝山通过帮“朋友”向油田一些单位催要工程款、承揽工程、推销生活用品等方式,收受“好处费”。大到几千万的建设工程,小到几万、十几万的茶叶、干果、服装等日用品推销,他不放过任何捞钱的机会。翟宝山曾两次帮助“朋友”向油田一企业推销茶叶,对此,该企业负责人很无奈地说:“翟宝山向我推销茶叶时,我也不愿答应,但是我们集团下属好多家公司都在他那儿纳税,如果不答应,怕他会在征税过程中难为我们。”

  而那些通过翟宝山获得了工程项目、销售了产品、讨回了欠款的人,自然心甘情愿地向翟宝山奉上不菲的厚礼。大到几十万,小到一两万甚至几千元的“好处费”,他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如果通过他帮忙办了事的人却不及时奉上“好处费”,或者“好处费”与其收益差距太大,他就会找各种理由,以“借钱”的名义向他们索要。翟宝山曾经向油田一企业负责人打招呼,为另一企业老板争取到了棚户区改造项目。他认为这个项目让该老板赚了大钱,不久后便分两次向该老板“借”240万元。该老板心里很清楚,所谓的“借钱”,只是翟宝山的借口,实际是变相索要,给了他就有去无回。因此,每次他都以外面很多欠款还没有收回来、公司目前正用钱、手头比较紧等理由,试图搪塞过去。翟宝山却死皮赖脸,隔三差五约一些“朋友”到该老板的企业食堂吃饭,并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向他“借钱”,还多次给该老板打电话,问有没有还没结算的工程款,他可以帮着催要。在翟宝山软硬兼施、三番五次催促,并作出会尽快还款虚假承诺的情况下,该企业老板最终很不情愿地将钱“借”给了他。对于这些“借款”,翟宝山与这些老板都心照不宣:一个不会主动还,一个不会主动要。这些企业老板,都是抱着“吃小亏赚大便宜”的想法,企图通过这种方式,与翟宝山维系好关系,争取更大的利益。

  翟宝山利用权力捞钱达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党的十八大之后他依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借逢年过节之机,收受礼金和消费卡。用他自己的话说,“已经收习惯了,收不住手了”。在明知组织已经对他进行调查时,还仍敢借儿子结婚之机,向管理和服务对象打招呼,收受他们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的礼金,其任性程度,可见一斑。在他的意识里丝毫没有纪律规矩这根弦,毫无底线意识、毫无敬畏之心。但他想不到的是,这已是他最后的疯狂。被立案审查后,他历年违规收受的礼金连同这次违纪所得共303万元,被予以收缴。

  贪吃——

  最多时一天参加五个饭局

  翟宝山不仅能“捞”,而且很爱“吃”。他在忏悔书中写道:“过去穷,见了面就问一声吃了么?现在上午就问晚上安排了吗,为什么上午问呢?那是因为下午再约就来不及了,中午的饭昨天就已经约好了。”

  审查人员查阅他的工作笔记本,发现上面记录的内容涉及工作的极少,大多是跟吃饭有关,吃饭的时间、地点、人员都清晰记录。经统计,2015年1月至2017年5月期间,他参加各类饭局900多场,几乎每天都有饭局,多数情况下每天2至3场,最多的一天达到5场,其数量之多、场次之密,令人瞠目结舌。这些饭局,既有公款宴请,也有私人掏腰包;既有管理对象宴请,也有老板“朋友”宴请;既有在企业餐厅,也有在私人会所;既有大场面,也有小范围。但从时间节点看,这些都是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三令五申严查“四风”的形势下,可见翟宝山对党的纪律规矩丝毫没有敬畏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