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共享单车”经营管理的相关政府信息是否

时间:2019-04-02 04:06 作者:http://www.ouraudi.c 点击:

  共享单车作为新型公共交通工具,系新生事物,其在全国城市推广,服务大众民生的行为,对缓解城市机动车交通压力、倡导市民绿色出行、促进节能减排等方面皆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共享单车的经营需要其占用一定的城市公共资源,作为共享单车准入的市政部门,对具体共享单车企业的准入备案及共享单车领域经营规范的制定,涉及准入城市市民及其他共享单车企业的切身利益,市民对政府制定的共享单车经营的相关信息,具有知情权。政府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相关规定,就涉及共享单车准入、经营、运行的相关政府信息,依法及时向全社会进行公布,以保障公民的知情权。

  裁判文书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8)鲁行终76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南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济南市历下区龙鼎大道1号龙奥大厦。

  法定代表人孙述涛,市长。

  委托代理人张华林,济南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姚芳,济南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崔晓,男,1978年4月27日出生,汉族,住济南市市中区玉函路46号1号楼1单元601号。

  原审被告山东省人民政府,住所地济南市历下区省府前街1号。

  法定代表人龚正,省长。

  济南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济南市政府)因与崔晓、山东省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省政府)政府信息公开一案,不服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6日作出的(2017)鲁01行初89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崔晓向原审法院起诉称,原告于2017年6月8日通过济南市政府信息公开网站向被告济南市政府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编号:20170600016),要求公开《济南市关于鼓励规范发展互联网单车的若干意见》、《济南市关于互联网单车运营企业准入要求》和《济南市中心城区共享单车停放技术导则》(以下简称三个文件)、济南市停车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市停车办)的职能职责和摩拜单车进入济南市场的备案内容等有关信息共三项。被告济南市政府于2017年6月23日给原告发送《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告知书》。原告不服,于2017年6月27日申请行政复议,被告省政府于2017年8月15日作出鲁政复决字[2017]413号《山东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413号复议决定)。原告认为被告济南市政府的答复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有关规定,理由如下:一、被告济南市政府称“三个文件尚未制发”,因此相关信息不存在,原告认为属于拒绝公开。2017年1月25日济南市第59次新闻发布会发布共享单车投入使用相关情况,市停车办负责人在会上称“市停车办按照市委、市政府要求,积极发挥好政府的监管职能,对有意向进入济南的共享单车企业从技术、运维和服务等各方面进行严格审核,认真筛选,起草制定了《济南市关于鼓励规范发展互联网单车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济南市关于互联网单车运营企业准入要求》和《济南市中心城区共享单车停放技术导则》,政府在履行上述职能的同时,与共享单车企业进行合作沟通,更加专业合理的提高共享单车的使用效率,避免因无效投放或低效投放带来的资源浪费。”2017年3月2日市停车办召开新闻发布会,负责人称目前济南仅摩拜单车一家共享单车企业是经过政府准入的,对有意向进入济南的共享单车企业,政府会从技术、运维和服务等各方面严格落实三个文件严格准入把关、精细管理,切实维护市民公共利益。《人民日报》也有相关报道。以上新闻发布会、媒体报道都证明,市停车办自1月份以来一直强调有上述三个文件,并将其作为共享单车管理的依据,也成为市停车办宣传的重要内容。济南市政府称三个文件不存在有违行政诚信原则。二、被告济南市政府称“市停车办为临时常设机构,目前我机关未制作该机构三定方案”,因此相关信息不存在,原告认为属于拒绝公开。《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条例》第九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行政机构的设立、撤销、合并或者变更规格、名称,由本级人民政府提出方案,经上一级人民政府机构编制管理机关审核后,报上一级人民政府批准;其中,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行政机构的设立、撤销或者合并,还应当依法报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济南日报》2015年10月13日采访市停车办专职副主任韩军庆的新闻《济南市停车办答疑怎么停车那么难》中,该负责人称“为组织协调各方力量,解决停车难题,我市组建成立市停车办,2014年5月正式集中办公,全面负责我市停车管理的组织协调工作。”因此,无论市停车办机构性质为何,其成立必然有机构设立程序,成立后必然有相关机构设置、职责范围等政府信息。三、被告济南市政府称原告申请公开的第三项信息,即摩拜单车进入济南市场的备案内容“不属于我机关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原告认为属于行政不作为,视为拒绝公开。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不论该信息是否存在、是否涉及商业秘密,被告仅以“不属于我机关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为由不予提供,既不告知原告获取该政府信息的方式和途径,也不告知该政府信息的公开机关名称、联系方式,违反了上述规定。四、被告济南市政府以相关信息不存在为由对原告进行答复,其应当证明已经尽到了合理检索义务。而被告省政府在行政复议中,未对济南市政府的检索过程进行审查,仅依济南市政府告知书中内容,就认为其已经尽到公开义务,实属轻率,被告省政府未按规定履行行政复议职责,未能有错必纠。综上所述,共享单车济南市场准入涉及济南市民重大权益,被告济南市政府本应主动公开而不公开,经原告申请公开却拒绝公开。请求撤销济南市政府2017年6月23日作出的《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告知书》,撤销省政府作出的413号复议决定,判令济南市政府公开原告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